熱血在脈中狂流,心臟不停的進行收縮擴張。

 

 

 

「吾之血,乃為書本而存世。」

 

 

 

突然襲來的劇烈痛楚,弗爾特斯從夢中醒來摀著自己的頭。

 

痛楚在幾秒後消失了,只是他很在意那段沉沉殺氣的話語......

 

迴響於腦中時,還閃過了一絲疼痛。

 

他為自己泡了杯紅茶,茶包靜置於滾燙的水壺,直到顏色轉為清澈的紅,才把茶包拿了出來。 

 

由於偏好苦澀,好幾次把茶包都快泡爛了才喝,卻因味道過澀而皺起了眉頭。 

 

「果然還是保持原本的風味就夠了。」他喝下一口茶,若有所感的道。

 

回甘的滋味在舌尖蔓延......

 

 

 

 

雷德森Radiss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