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_1776.JPG

AM5:00分,我跟里達約好要去打球,但今天氣候不佳,天氣陰鬱的感覺會下雨。打了電話她卻沒接,但畢竟是約好了,若他睡過頭我也只好認了。

奔速騎著腳踏車,我享受著沒有任何人的街道,涼風撲著面,下坡時我雙手放開,只用雙腳控制,「哇呼────」我大喊幾聲,冰涼的小水珠卻突然打在身上。

這可破壞了我的行程,但我不討厭雨,如果下的不大我也照樣能打,到了我跟里達的母校,雨照樣的飄,因為不想要裡達來之前全身就溼掉,我先到學校的屋簷下躲雨,從背包裡拿起籃球隨手運了幾下。「現在5:30那家伙一定睡過頭了。」我沒好氣的播了電話,電話裡傳來古典樂聲讓我覺得漫長又無奈,可是她不但沒接,還掛斷了!歐天,這小女孩什麼時候這麼有脾氣了?

雨是越下越大,我在學校晃過長廊,今天來這裡的目的其實也是為了懷念懷念母校,長廊會貼著各個班級畫的海報,我記得以前我的畫也被貼上去過呢,可是越走到盡頭我越發覺得這些畫熟悉,到了一張海報前我停了下來,一陣欣喜在腦內蹦發。
「我以前的畫!怎麼還會在這?」而且還標注著我的名字。

6:20有幾個零星的學生穿著校服進入校園,奇怪了,今天是星期日啊,國中屁孩不用補修吧?
我越發越覺得奇怪,然後衝到以前讀三年的教室,教室門沒鎖,但是這格局就是以前我國中班的樣子啊!以前的班只有25個人,而且又很亂,心中冥冥有個感覺,我穿越了,為了確認這份感覺我試圖找尋我的位置,記得以前的桌子被我用自動筆戳了千萬孔,它被我用殘酷的手法而淌淌流血,找到了!我的位置,他還沒變的很可怕,我心中鼓鼓悸動者,檢查著抽屜裡的東西,歷史課本寫著二上,那應該是兩年前的事,這麼說的話,全世界都是兩年前的樣子
囉!我心裡非常期待能見到以前同學,但是我一身便服 ,也跟以前的外表有些差距吧?


總之,我決定先回家找制服,7:20之前別遲到就行了。
現在雨和我的心情一樣漸漸冷靜下來。
牽起腳踏車,出校門的那一刻,我感覺我所看到的東西全和進校門時完全不一樣,車流量越來越多,我用最快的速度衝回家,爸在一樓準備去上班,我瞧了瞧他,果然白頭髮還沒現在多,他問我去了哪裡?
「我去兜個風。」
四處張望,這是兩年前的房子啊……

===============

雷德森Radiss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