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絡信箱:wrfsee@gmail.com

目前日期文章:201312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#刺客

 

 

當鮮血沾染純真,只能選擇抹殺恐懼。

 

溶不了的冰冷雙眼,已無情,點名之人之下,亡靈言:「汝亡吾前,早已傷。」

 

 

「不要......在打了。」連最後一聲嘶吼,也無法幫到任何人,鮮血飛濺到身上,斗大的淚水潰堤不止。

 

「住口,不要忘了你也是殺手一族。」說話的人是殺手一族的領袖,是羅耶的父親。

 

沒有人敢違逆,彷彿一不順從,就會斃於那高大挺直的身軀之下。

 

聞著血味長大,眼中的這個世界,是骯髒泥濘與血腥構出來的,

雷德森Radiss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江上起了波,亦是獨舟引起的,

 

船夫的槳下,波波映著江岸柳,

 

綴著的嫩綠,撲了點鵝黃。

 

起名為柳葉,

 

 

哪天從此隔天涯,折下我吧。

 

 

 


雷德森Radiss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寒是長怎麼的樣?

 

放任冷風蝕膚,

 

刺進骨子裡的冰寒,麻了四肢,思想停滯......

 

亦問我寒,何解?

 

凍,

 

凍了腦、凍了身、凍了行......還有何解?

 

 


雷德森Radiss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